澳门银银河4936

X
X
X
澳门银银河4936

中国旅游集团 20

安徽企业 100

协同办公平台 | 您是登录的第165658名网民

痛定思痛迷途知返——省徽商集团原总助兼城建企业总经理项宣桥的忏悔

发布日期:2009-06-20 浏览次数:8982 发布人:澳门银银河4936

分享到:

我曾是一名国企管理人员。一九九八年任珠海安兴联合总企业总经理;二OOO年后历任省安兴发展企业总裁;二OO六年调任省徽商集团总助兼城建企业总经理。二OO七年因受贿获刑九年。

    我于一九五六年出生于一个常识分子家庭,从小接受父辈正统教育。“好好做人”一直是最重要的家训。少儿时曾因偷摘了邻居家几个毛桃,被母亲罚跪。事后母亲曾语重心长地告诉我:不是自己的东西,千万别伸手。多少年来,不论是在教育系统的领导岗位,还是作为乡镇政府的主要负责人,以及后来从事的企业管理,大多时间里,我都能守住家训,洁身自好,即使在最困难的日子里我也能耐得住寂寞与清贫。因此,一路走过的几十年风风雨雨中,我能得到组织的信任与重用,在不同的岗位上立过大功、受过奖,还曾经被评为省级劳模。但是在事业的巅峰时却最终以犯罪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命,受到了党纪国法的严厉惩处,这是我和我的家人谁也没有料到的结局。

服刑以来,面对自己的罪行,恨不能已,悔不能及。反思过去,我的人生之旅走向犯罪,从辉煌到跌人谷底,绝不是偶然的。虽然其中也有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些外部因素的诱导,有制度和体制不完善的一些原因,但我必须承认,最主要的犯罪根源还是自身的主观错误。正是由于自己权力观、利益观的错误,对党纪、国法的漠视,对自我要求的放松以及内心欲望的放纵,才使我逐步背离了党的宗旨,滑向了犯罪的深渊。

入狱不久,我对自己的沉沦还主要推诿于我所从事的房地产行业。我于一九九八年后,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。虽然这个行业为社会创造了大量财富,在国民经济增长中举足轻重,但毕竟这是个年轻的行业,竞争恶劣,缺少规范。阳光的阴暗的,送礼的要钱的,鱼龙混杂,光怪陆离。疯狂的鲸吞,胆小的蚕食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多以“哥们”相称,却以利益相衡。身处其中,耳濡目染,无可逃避。这些现实无时无刻不挑战我一直奉为圭臬的人生理念,不知不觉中我为自己的坠落打开了口子。

诚然,这是实情,至少不完全是一种托词。但内心深处,我又常常问自己:真的是这个行业害了自己吗?为什么有那么多房地产企业老总,而真正沦为罪犯的却只是廖若晨星?在警官的帮助下,我对自己的罪行本质上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。

一是在权力的光环中迷失了自我。企业从某种程度更是缺乏一些必要的约束。我直接负责的企业大多是在我的努力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。身边的人大多是自己培养的“小兄弟”,耳边听到的大多是赞颂与谀词。平时随便一句话都能让各部门胆战心惊。在这样的状况下,我逐渐听不得反对意见,更容不得监督,甚至对一些善意的提醒也感到愤怒。长此以往,我就与党和政府赋予的权力混为一体,就滋生了用权力换利益的勇气,就有了颐指气使的资本,就有了挑战党纪国法的胆量。如果我能认识到,一个国企高管手中的权力仅可以用来替国家管好企业,为社会创造财富,而企业的每一个进步更源于组织的培养,那么我还会用手中的权力去追逐不应属于自己的东西吗?我想那些对权力的错误理解正是埋葬自己事业的第一环土。

二是在流俗的交往中放纵行为。房地产行业接触面广,交友很广泛,三教九流,均可染指。江湖上哥们义气伴随着追名逐利的本质,以人情往来为由,作行贿受贿之实。在拜年过节,婚丧嫁娶的借口下,先收礼,后要钱:先小钱,后大钱;先胆小,后胆大,而且自装糊涂。心里明白别人看重的是你的权,却又自骗自认为是别人对你的情。我就是在这种运动轨迹中运动着自己,一步步上了贼船。现在看来,这种世俗的人情往来作为行贿受贿的方式,虽然是最常见的,却又是最容易让人麻痹的。“杀人于无形”,不知不觉中,让自己跨过了党纪国法的红线,变成了党和人民的罪人。

三是在侥幸的心理下渐行渐远。在收受不义之财的过程中,我也夜半心惊,怕被查处,怕误了清誉与前程,怕害了父母与家人,但又总怀侥幸之心。天下之大,难道就我倒霉?况且,就我这点“小打小闹”比起大案迭出的巨贪恶腐简直不值一提。而且我的受贿原则均是“法不过二耳”的“你知我知”。何况我又没有直接损害国家利益,无非是从别人应赚的利润中分一杯羹。于是,自我开脱、自我原谅、自我欺骗,错失了向组织坦白争取主动的机会。现在想想,这种侥幸心理实际就是一种投机,就是一种赌博。不仅是错误的,更是愚蠢的。殊不知: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何况还有天理良心在后。

四是在不良的心态下失去平衡。我从事的职业向上接触有权的,向下交往有钱的。而自己一年创利几千万,过手资金几个亿,却拿着几个死工资。先是自己劝自己:“君子固穷”,但现实巨大的反差又时时刺激自己的神经。看着身边的小老板们做了几个不起眼的工程便身价百万,神气活现,其内心的失落与不平常常令人痛苦万分。曾经有个暴发户与我调侃:长江里只有两条船,一条利来,一条利往。君为何来何往?这些话、这类事无不以巨大的冲击力震撼我的灵魂、侵蚀我的身心。渐渐地什么良知道德,什么党纪国法,都被我抛之脑后。

能在厄运中认识到这些问题肯定不能挽回已逝的过去,但却可以拯救自己的未来。愧疚和懊悔之余,还是多想想改造的路。如果要是有人问我劫难后最大的感悟是什么。我想有三点可以一说。

其一,远离危墙:正如尼采说的一句话: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凝视着你。人都有避祸之心,但却难以时时警醒。人的一生大风大浪、病小灾,到底哪里有断崖,殊不可知,而可知的是:人不能丝毫放纵自己。因为一次放纵就可能坠人万劫不复之地。人欲一生平安,唯有时时警惕脚下的“深渊”,因为“深渊”无时不在“凝视”着你,象大家这些大狱里的人才能真正理解“毁于一旦”这个词。

其二,不可拜金。人类创造金钱,金钱服务于社会。但如果金钱反过来控制人类,这就叫“异化”。一旦被异化,大家就会被扭曲。正如罗曼·罗兰所说:大家已经走得太远,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。其实人生有很多美景,一个高尚的人还有更好更高的追求,被金钱俘虏、做金钱的奴隶注定会毁在金钱之上。

其三,珍视亲情。大家曾辛苦工作,赚钱养家。即便赚再多,一旦人大牢,你给亲人带来的痛苦将会冲淡一切。且不说自己亲自参加了自己名声的葬礼会如何痛苦,无辜的家人却因你而累.老人卧床,你不能奉上茶水,妻子有苦你不能倾心呵护,孩子上学就业你却爱莫能助,全家人还要分担你的耻辱,还要收起眼泪、忍住悲伤给你安慰,支撑你度过漫漫刑期。如果说,一个失足的人是最痛苦的,而他的家人才是。天下最痛苦最无助的人。有人统计幸福指数,其一就是家中没有坐牢的人。为了自己为了家人,千万不可触法,否则你既是社会的罪人,又是家庭的罪人。

人往往在大起大落之后才大彻大悟,而当一切水落石出时却悔之晚矣。对人生而言,这是场悲剧。现在我作为一个戴罪之人,怀着对社会的一份歉疚,对亲人的牵挂和思念,正在积极改造之中。但愿我改造的汗水能洗涤我心中的污垢,净化我的灵魂,换来劫后余生的安详!

编者按:贪欲是开启地狱之门的钥匙。对一个掌握权力的人来说,在行使权力时如何保证它的公平、公正,不利用权力谋取私利,能经得起金钱美色物质利益的考验,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,清廉奉公的人,是新时期党对国有企业领导人员新的要求。蔡文龙等人就是在行使权力方面把握不住自己,任其贪欲之心恶性膨胀,最终落得身带枷锁、锒铛入狱,走进了罪恶深渊,他们的教训极其深刻,应引起企业掌权者的警惕。

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2195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